主页 > 地方资讯 >
“困兽”陆正耀
发布日期:2022-01-14 07:58   来源:未知   阅读:

  视频]《今日亚洲》独家专访巴勒斯坦前副总理临近年关,预制菜又火了。A股市场上,预制菜概念股1月12日、13日连续两天大涨。

  这时,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了这个风口。据Tech星球报道,由陆正耀创办的舌尖科技集团正在孵化一个名为“舌尖工坊”的预制菜新项目。

  此前的“趣小面”并没有让陆正耀尝到再创业的甜头,2021年是粉面类餐饮融资的大年,但是这里面没有趣小面的份,迫于生计的陆正耀,将部分门店改为”趣巴渝”,上线了火锅煲仔。

  但改名并没有“改命”。近日,位于凤凰汇购物中心的趣小面北京首店已处于关店状态,店内人去楼空。

  “找对赛道、成立公司、巨额融资、烧钱扩张、迅速IPO”这是陆正耀在瑞幸身上攒下的经验。不过,离开瑞幸之后,陆正耀的资本运作术就不灵了。

  根据最新发布的2021年三季度财报,瑞幸前三季度收入23.5亿人民币,较上年同期的11.43亿元增长近106%,实现翻倍。以上海为例,截至2020年11月,所有门店就已全部实现盈利,另据某机构调研上海瑞幸门店数据,2021年6月净利润率甚至高达30%。

  与陆正耀时代的瑞幸相比,新瑞幸摒弃了之前疯狂开店+高额补贴进行市场扩张的旧模式,而是深耕消费者需求和市场洞察。重新调整产品线,重新设计品牌策略和运营逻辑,向年轻化市场进军。

  2021年4月,瑞幸咖啡还与大钲资本(Centurium)的一家子公司达成一项协议,后者将以私募方式,投资约2.4亿美元的增资。公司称,这些资金将用于支付股东诉讼和解金、偿还2025年到期债券的部分债务以及“海外重组”。

  2021年9月21日,瑞幸咖啡除了提交经审计的2020年报、提交债务重组方案,最重要的动态便是与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代表签署和解意向书。根据和解意向书,公司需要向集体诉讼原告支付1.875亿美元的和解金,再加上公司向SEC支付的1.8亿美元罚金,以及中国方面的相关罚金6100万元,合计超过24亿元人民币。

  亚洲公司治理协会(ACGA)高级研究员李睿曾表示:“我们一直对陆正耀旗下公司持怀疑态度,主要是因为关联交易的比重太重。陆曾经通过神州租车购买汽车再租给神州优车的方式为后者进行大量的输血,进而为了和滴滴出行竞争。有鉴于陆总娴熟的资本运作技巧和对于剥削中小投资者展现出的极大兴趣,我们一直建议投资者对他及他的公司敬而远之。”

  2021年1月6日,一份名为《关于罢免郭谨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在网上流出。该罢免请求信列举了公司新任董事长和CEO郭谨一的三宗罪,指控其贪污腐败、党同伐异和给公司造成巨大隐患,请求董事会和大股东立即罢免郭谨一的董事长和CEO职务,并尽快任命新的公司高级管理层。

  随后,瑞幸咖啡董事长、CEO郭谨一进行了回应。他表示,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造假风波的原管理层人员组织并主持起草,员工被裹挟签字。自己工作问心无愧。

  为了严防陆正耀的回归,瑞幸在2021年10月15日宣布实施“股权权益计划”(俗称毒丸计划)。在公告中,瑞幸直言该计划就是为了应对“针对瑞幸的恶意收购行为”。

  根据公告,一旦计划被触发,将会显著稀释收购方所有权。目前,瑞幸的新管理团队主要以董事长兼CEO郭谨一为新董事会成员共 8 名,包括 5 位独立董事和 3 名管理层成员,独立董事占绝对多数。

  2021年12月13日,瑞幸咖啡发布了特别股东大会的公告,向外界传递出重要信号:瑞幸98.5%公众股东支持抵制前造假管理层回归。

  除了试图重新回归瑞幸咖啡之外,陆正耀的另一个赛道是餐饮,并放言称:“这是自己退休前的最后一战。”

  一方面,趣小面的价格并不低。据开菠萝财经报道,趣小面的打折期非常短暂,3.8折、不到10块钱的一碗面,只出现在门店的试营业期间。正式营业后,趣小面的主食几乎不打折,卤味也仅是偶尔打折。此外,不同城市的定价虽略有不同,但趣小面的定价均高于当地的同类型产品。

  另一方面,趣小面的扩张速度并不快。相比之前瑞幸咖啡4个月开出500多家店的速度,这一次陆正耀显然慢多了。据多家媒体报道,在趣小面的扩张计划中,第一批计划是开设106家门店。然而,《凤凰WEEKLY财经》记者打开趣小面小程序后发现,截至2022年1月12日,趣小面在全国仅有33家门店营业。除此之外,趣小面的第二批拓店计划也夭折于襁褓之中。

  近两年,资本家爱上了吃面。走平民路线的五爷拌面完成了三轮融资,其中A轮融资高达3亿元人民币。专注于中高端路线的遇见小面也不甘示弱,两轮融资后,拿到了一亿多元人民币。

  最值得关注的是和府捞面。2021年7月,和府捞面完成了近8亿元E轮融资,再次刷新了其2020年创下的4.5亿元融资纪录。

  截至2021年6月,和府捞面拥有直营门店340余家。遇见小面门店数量为100余家,预计2024年将突破1000家。与竞争对手相比,趣小面的市场份额少得可怜。

  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面食赛道共发生12起融资,总金额达10.11亿元。但是,趣小面的1亿元融资之路,却走得颇为艰难。

  有媒体报道,得知陆正耀再次创业,很多投资人对他新项目的评价呈现两极分化,众多投资者对他并不看好。金沙创投朱啸虎曾向友人表示:瑞幸咖啡事件让很多投资人心有余悸,他基本上不会考虑趣小面。

  不仅如此,消费者也不买“趣小面”的账。《凤凰WEEKLY财经》记者在美团上搜索“趣小面”和“趣巴渝”发现,位于北京的两家门店评分仅有4分左右。与此相对的是,遇见小面、和府捞面等门店评分多为4.5分左右,有的商家评分甚至高达4.8分。在一众连锁面馆品牌中,趣小面显然不具备优势。

  但是改名也挽救不了趣小面的颓势。近几日,有记者发现,趣小面北京首店开业不到半年就已经歇业。

  2022年1月10日,由陆正耀创办的舌尖科技正式宣布推出到家业务“舌尖工坊”,进军预制菜行业。

  近两年,预制菜市场异常火爆。去年4月,“预制菜第一股”味知香登陆A股,2021年前三季度,味知香实现净利润1.03亿元,同比增长9.02%。同年9月,千味央厨上市,净利润同比增长16.01%。就在2022年1月12、13日,预制菜板块盘中持续走强且领涨两市。

  据舌尖工坊官方的介绍显示,舌尖工坊的一大优势是便宜,预制食材和从超市直接购买的原材料价格相近,速烹菜价格是餐厅的50%-60%。

  但是,《凤凰WEEKLY财经》记者打开美团买菜后发现,价格公道是预制菜的普遍特点。象大厨200g的肉末茄子仅需9.9元,350g的鱼香肉丝只要13.8元,价格明显也不高。

  刚入局的陆正耀如何打出自己的特色,不步趣小面后尘,在预制菜市场上分得一杯羹,还要看他后续的动作。

  回头望,“神州系”坍塌,十几年资本局幻灭;向前看,身背35亿元执行金额澳门论坛免费资料的首页,多次“重来”未果,前途未知。

  2020年1月最后一天,浑水发布一份长达89页的做空报告,瑞幸这个一年半就IPO的“商业神线个月后,瑞幸被强制退市,创始人陆正耀被踢出局。

  财务造假之罪让奋斗多年的“陆会计”名誉扫地。他为了阻止特别委员会的造假调查,曾试图将多年盟友加投资人刘二海、黎辉踢出局。三人合作曾被外界称为“铁三角”:刘二海曾代表联想在早年间投资了陆正耀创办的联合汽车俱乐部,后又投资了神州租车;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则是在神州租车赴美上市失败后,向陆正耀投了两亿美元。

  两年来,看着瑞幸重建,陆正耀很难心里不酸。但无论是对现任董事长郭谨一的贪污指控,还是面对股权收购的威胁,新瑞幸都一一应对。以陆正耀为首的造假管理层,想重新“端起”复活的小蓝杯,已不太可能。

  瑞幸咖啡之外,神州优车、神州租车也是陆正耀的成名作,三者被视为神州系“三驾马车”。如今,大厦已将倾。

  2021年3月,神州优车因迟迟交不出年报,被强制摘牌;4个月后,神州租车也完成了私有化退市,成为韩国私募巨头安博凯的全资附属公司。神州租车是神州系的支柱,在租车领域处于头部位置,其车辆除了用于出租,还可租给神州专车作为营运;神州买买车负责神州租车的二手车处置。它的出售,可谓阻断了陆正耀汽车生态系统的“循环”。

  从租车到专车,再到瑞幸,陆正耀的奋斗俨然一套资本公式:抓住风口、找对赛道、成立公司、巨额融资、烧钱扩张、急速IPO。此外,三家公司上市,陆正耀和身后的投资方均在短时间内抛售套现。瑞幸之后,不甘心的陆老板多次再创业,但破产的信用和变化的时代让这套打法很难走下去。

  那些表示“肯定不会投”陆正耀新项目的投资人,或是不认可他的“前科”,或是担心其财务能力和激进打法会产生问题。

  早年间,面对神州重资产与互联网公司轻资产的模式对比,陆正耀表示:“我不是爱咋咋呼呼的人,我们也不是靠咋咋呼呼来吃饭的”“现在的年轻人哪……但凡跟出行相关的,我们都有研究,而且研究得很深,我都不好意思告诉你有多深”。

  只可惜,说归说,做归做。如今几个新项目,陆正耀似乎还在走“讲故事”的老路。

  本想走规模打法的中式餐饮趣小面把“没有特色”变成了最大的特色;舌尖工坊的宣传海报也拉出“瑞幸团队、神州租车创始团队操刀”作为背书,寻求加盟方。

  2022年1月12日,预制菜概念股集体爆发,多家公司收盘封停。C端客户图方便,B端客户要效率,预制菜眼看有望成为下一个万亿市场。风口真实存在,但谁能成为成功的弄潮儿,可选项却有很多。

  至少,仅靠过去“瑞幸和神州租车创始团队”的光环和套路,陆正耀离翻盘只会越来越远。